理事有話說(九)田培培《締造未來“的事業——宋慶齡予兒童藝術教育者的省與思》
首頁>理事>理事關注
理事有話說(九)田培培《締造未來“的事業——宋慶齡予兒童藝術教育者的省與思》
發布時間:2020-02-03 11:24

 

田培培

  作為20世紀最偉大的女性之一,宋慶齡的政治活動和革命實踐遍及這個世紀的大半歲月,其中,少年兒童的教育和健康成長,是宋慶齡投入精力、傾注心血最多之所在。無論是在抗日戰爭的苦難時期,亦或是在新中國成立后,宋慶齡的目光始終關注這一特殊人群,正如她曾說的,”我的一生是和少年兒童聯系在一起的“。細數宋慶齡所發表的講話和撰寫的文章內容,有相當大一部分是論及教育和少年兒童教育工作的,她一生中為少年兒童留下的箴言和始終堅持的理念,特別是在青少兒舞蹈藝術創作與教育教學這部分,已成為我工作的重要導引。而今中國宋慶齡基金會作為其思想和期望的延續,我以一名理事的身份參與其中,深受感染和激勵,也增加了我在青少兒藝術相關工作中的信念。

  一、少年兒童教育工作者應有的赤誠與責任

  1995年宋慶齡給全國父母、教育工作者和兒童保育工作者發出一封公開信,講到”必須以高度的責任心,充滿對兒童真誠的愛來對待兒童工作。“回顧她的生平,無處不是她在少兒教育中的一腔赤誠與充盈的責任心。抗戰時期宋慶齡擔負著領導保衛中國同盟的任務,將兒童工作列為三項主要任務之一,她發起的成立中國戰時兒童保育會、開展戰災兒童服務運動,通過向國際募集基金,在全國各地設立兒童救護和福利機構等事件,無不鼓舞著當今兒童教育工作者們,并讓繼往的后輩真正認識到每一個兒童生命的價值與意義,自身的責任與重擔,無論在相關的理論還是實踐工作中,都應把兒童的身心利益放于首位。

  雖然如今優越的大環境讓中國的少年兒童有了幸福成長的沃土,但教育的質量、教育的公平公正等問題,尤其在青少兒藝術教育范疇中,還存在很多亟待解決的問題。中國青少兒藝術教育地區差異性大、師資培養與社會需求人才脫節、藝術教育質量參差不齊,城市中小學藝術教育開展尚處初探階段,邊緣貧困地域相關師資匱乏,這都是中國藝術教育工作者應當迫切關注的,是一份不可推卸的責任。回想起2008年四川5.12地震后的第一時間,我帶領學生前往北川救災區先后六個多月,幫扶30余名劫后余生的羌族學生,以舞蹈特長考入大學,指導他們表演的舞蹈作品《廢墟上的贊歌》,登上當年CCTV舞蹈大賽,獲得優秀表演獎,目前多數學生都在為家鄉的舞蹈教育事業貢獻力量,歷經這一事件,至今依然時刻讓我保持一顆師者的仁心和責任心,少年兒童是祖國未來的希望,這一事業需要教育工作者們真誠的熱愛。正如同宋慶齡先生說的:“對兒童要恪守我們的天職是我們的根深蒂固的傳統之一。”

  二、青少兒文化藝術教育持續發展的重要性

  在中國抗戰勝利后,宋慶齡就排除萬難開辟中國少年兒童文化教育和福利工作,創辦了3所兒童福利站和兒童劇團,這是中國兒童校外教育機構的雛形。1950年,她將中國福利會的工作重點轉為婦女兒童福利和兒童教育,在“兒童保健、兒童教養、兒童戲劇、少年兒童校外教育和兒童讀物的出版等方面,開展了實驗性、示范性的工作和科學研究。除此之外,宋慶齡還以上海為試驗基地,在女工集中的區域建立婦嬰保健網、模范托兒所和托嬰所,建立兒童文化站、平民識字班及兒童課外文娛活動機構”,以此為兒童文化工作開辟一條道路。1953年,宋慶齡在兒童福利站的基礎上創辦了少年宮。這是我國最早的少年宮之一。上海兒童劇團發展成為我國第一個兒童藝術劇院,期間創作的《馬蘭花》《小足球隊》《童心》等兒童劇目曾多次獲獎。她關懷下的少年宮,每年有成千上萬的少年兒童到那里參加科技、文學、音樂、繪畫、書法、文娛和體育等活動,使兒童從小就受到良好的訓練。

  彼時,解放初期的絕大多數中國人民還未能及時關注與認識到青少兒的成長與學習,宋慶齡卻走在了社會的前端,不斷呼吁、力行對少兒的教育與培養,特別強調了文化藝術教育對少年兒童健康身心發展的重要性,這一點更加難能可貴,她竭力提倡孩子要參加豐富多彩的校外生活,包括興趣小組的活動,并一貫主張要在德、智、體、美、勞諸方面全面發展,不可偏廢,她看到了物質需求以外的精神財富對青少兒啟發與幫助的無可限量。正如當下不斷發展中的少年宮,作為孩子們在閑暇時間學習人文、藝術和科學,認知朋友、家庭和社會,培養興趣、愛好和情感,進行表演、游戲和鍛煉的公共平臺延續至今,包括目不暇接的青少兒文化藝術培訓機構,可謂是對宋慶齡先生在青少兒教育未竟事業最好的繼承。我也通過幾十年來在高校、各大青少兒文化藝術培訓基地、機構的實踐教學,其中還有依托北京市教委等項目打造了30多個舞蹈美育實訓基地,為青少兒文化藝術教育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在此中加深了對少年兒童工作意義的理解,深刻領悟了宋慶齡先生的教育思想,通過文化藝術“培養下一代,提高他們的素質,給予他們娛樂、點燃他們的想象力,是最有意義的事情”。

  三、跟進時代,始于創新,關注兒童文藝作品的價值創造

  1979年2月,宋慶齡在《致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的信中說:“我創辦兒童藝術劇院,是為了演出兒童劇,通過兒童典型形象,感染兒童,使他們有文娛生活并寓教育于文娛中。”宋慶齡很重視對于少年兒童的社會教育形式和內容,如她竭力倡導兒童劇內容的改革,多次給劇院領導寫信,要求他們創作出更多新的優秀劇目,所創作品要形象生動,故事淺顯易懂,更能感染兒童,為兒童所理解。宋慶齡認為:“好的文藝作品不僅啟發兒童求知的渴望,幫助兒童的智力發展,并且能在純潔幼小的心靈上種下優良品質的種子”,她強調“文藝作品對培養兒童愛祖國、愛人民、愛勞動、愛科學、愛護公共財物,具有誠實、公正、堅忍和負責的品質,團結友愛、互助合作的集體主義精神,以及愛好和平的國際主義精神,起了積極的作用”。她還號召文藝工作者和科技工作者要源源不斷地供給孩子們精神食糧,讓兒童讀物更好地為下一代的健康成長服務,并希望所有的文學作家、藝術家們把為兒童創作列入你們每年的創作計劃中,并鼓勵和幫助年輕的文藝工作者為兒童創作。

  宋慶齡在青少兒文化藝術創作與教育領域的先念,即便放于當下的文藝工作中也極具指導意義,用文藝作品中深刻的內涵、生動的典型形象打通孩子們與知識、道德、科學、藝術的橋梁,激勵他們感受生活的美好,在學習中不斷進步,是為最佳途徑。正如宋慶齡傳揚至今的名言:“把最寶貴的東西給予兒童”,最寶貴的東西究近是什么?這其中一定可以包括飽含真善美的優秀文藝作品,以及為參與到其中的孩子們建立起健康、全面的文化藝術修養,這些最寶貴的東西,是我們文藝教育工作者可以為青少兒群體努力創造的。在我的青少兒舞蹈藝術創作工作中,也時刻警醒自己,一定要保證作品對青少兒成長過程的健康啟發、正確引領,就在剛結束的《典故城奇妙夜》童話舞劇的創作中,我帶領碩博團隊立足中國傳統文學典故,用童真童趣的藝術表達,為孩子們打開了了解、認知中國傳統文化的獨特之窗,這一舞劇作品也切實體現了宋慶齡先生對兒童文藝作品創作與教育的思想理念。

  四、結語

  宋慶齡先生為中國兒童的教育發展事業傾注了畢生心血,在她病重期間依然關心兒童事業,1978年5月2日,她在《人民日報》發表《更好地為下一代著想》,呼吁社會各個方面都來關心兒童成長,14日,她在病榻上為“六一”兒童節報告會寫了《我的心和你們一起跳動》的賀信,在她逝世前的一個星期,還撰文祝愿“小樹苗健康成長”。她無論身處何時何地,都心系少年兒童,為中國兒童事業鞠躬盡瘁的精神,無疑是而今以及未來所有青少兒教育工作者的一面鏡子,她為我們傳遞的思想財富,在青少兒教育發展長河中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和現實意義。作為一名中國舞蹈藝術教育工作者,將堅持以宋慶齡先生為典范,用滿腔熱情關懷新一代成長,用專業藝術教育服務青少兒人才培養。

(作者:田培培 供稿:理事處)

赌三公数学规律 ag 申穆投资 新版福建星悦麻将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公式 网上如何让赚钱 股票论坛排行榜热帖 网上棋牌游戏斗牛 澳门捕鱼平台 股票融资杠杆_杨方配资开户 什么网站可以赚钱 通赢配资 喜乐彩基本走势图 股市走势技术分析 棋牌斗牛技巧 捕鱼来了一天能挣多 上证指数走势图十年 一肖中特管家婆